品书网 - www.vodtw.la-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 - www.vodtw.la-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无量劫主 > 第五百五十七章 极道九星

第五百五十七章 极道九星

手机阅读
  白面中年人大急连忙向于魁使了个眼色,后者虽长了一副粗豪的样子,却有着玲珑心思,瞬间秒懂,连忙甩开众人,紧走几步来到少年身后道:“还是让臣陪殿下同行吧,其他人可以让邢公公带回去。品书网 https://wWw.Vodtw.la”

  少年想了想,也觉自己刚刚的行为终究有些冒失,于是点了点头道了声:“好。”

  于魁如奉纶音,又回头交代了几句,这才再次走到少年身侧,伴着他离开众人,一路向巴达仓库的方向而去。

  码头区着实不小,两人皆有功夫在身,脚程均是不慢,却也足足走了一刻钟才看清门口守着的巴达一众人。

  少年正要径直往前,直奔巴达而去,却忽然看见那库房之中隐隐有蓝色荧光流转。

  “咦,莫不是这巴达在这库房中藏了什么宝物?”

  于魁也有些好奇,摇头道:“属下不知,或许这就是他没有如约调节平津侯与万通门矛盾的原因吧。据说,他麾下的两山绿林道为劫下南方三位商贾损失不小,或许真是为了什么宝物也不一定。”

  少年面色不好道:“连劫三位南方商贾?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京中有司府衙都不管的吗?”

  “呃,这……”于魁心知自己说错了话,却不知该如何补救。

  少年也不是真正的小白,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深深叹了口气,放过了这个话题。

  他沉吟了一下,继续道:“若他为了宝物做出了一些疯狂的举动,也许就可以理解他为什么不顾京中局势出尔反尔了,这样吧,我们先去看看那究竟是什么宝物,再决定要不要去见这巴达。”

  于魁一想也是,若这巴达真是得了某个宝物贪婪脾性发作,难免六亲不认,不能以常理揣度,此时若去与之谈话,或有危险。

  虽说自己和殿下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对上这些乌合之众不在话下,但这巴达常年刀口舔血,自有着一股子凶狠劲。自己倒是不怕,可殿下就在身边,若是被冲撞一点自己就百死莫恕了。

  因此还是稳妥一些,花费些时间,把事情搞搞清楚再决定行止为好,于是道了一句:“殿下英明。”就伴着少年向仓库后方绕去。

  或许是没什么安保经验,库房后除了几个暗哨外,没什么防守力量。

  于魁经验丰富,两三下就将那几个暗哨给无声无息地拔除,虽因各方面的顾虑,没有下杀手,但那几个家伙没两三个时辰也别想醒得来。

  两人就这么长驱直入地来到仓库后墙之下。

  这里墙面建的很实,只有一个半开的小窗可供进入。

  少年人似乎从没干过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有些羞赧,踟蹰着对于魁道:“你在这守着,孤先进去看看。”

  于魁哪能放心,连忙道:“还是臣先进去,若无危险,再来唤殿下您。”

  “不妥,”少年摆手道:“还是孤先进,若有危险,就发信号给你,我们里应外合,就算是龙潭虎穴也当能从容来去。”

  于魁见少年坚持也不好再劝,只能自觉警戒,看着对方在犹豫了片刻后,腾身而起,同时身形一缩,钻进那半开的小窗之中。

  少年越过窗户,落脚处却是个空空如也的货架,货架前方的几个同种规格的货架上也一样是空空如也。

  空仓库,少年有些莫名,随即就发现前方转角处有微弱的蓝色荧光透出。

  循着光源,他转过货架,随即看到一副让他整个人彻底呆滞住的景象。

  一片梦幻般的湛蓝荧光中,有一位衣衫凌乱的女子趴伏在地,半遮半掩的曼妙身段,如瀑般垂下的雪白长发,以及暴露在少年这一面精致的侧颜,无不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视觉冲击。

  以少年的见多识广面对如此场面竟也有短暂的失神。

  但很快他就回过神来,想起了这里是什么地方,意欲再转一圈,看看这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巴达如此神秘守护的,可脚下却鬼使神差地向那趴伏在地的白发女子走去。

  褪下身上的衣衫将她包裹好,三两步回到了仓库后面的小窗下纵跃而出。

  “殿下您回来了,有什么发现没有?”

  于魁略带欣喜的声音适时响起,刚刚少年一进去,他就有些后悔了,区区一个三教九流的小头目,管他有什么秘密,怎能值得自家殿下去冒险,自己也是昏了头了,怎么没有坚持阻止殿下做这样的事情。

  可他也不敢擅自进去寻找,一来是违抗命令,二来是若真发生什么事情,因为自己的擅离职守而断了殿下逃离的路线,那自己就更是罪大恶极了。

  在这种略显焦灼的情绪下,他度日如年,浑然没有发现时间才过去了一小会。

  少年没回话,目光不自禁地移向怀中丽人,即便被遮盖全身,仅是那如仙似魅的容貌,也足以让每一个看到的人移不开目光,哪怕少年在退出仓库的途中,已经完完全全将这绝世容易记忆在心底了,之后每一次看到依旧会有短暂的失神。

  “她是何人?”

  于魁同样心惊于那种美貌,但毕竟铁血半生,自控力不是一般的强,瞬间就恢复过来开口问道。

  “我也不知道。”

  少年被于魁的问询唤醒,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心中难免有些心虚,可到底身居高位多年,转瞬之间就调整了过来,义正言辞地道:“在仓库中就只找到了她,想来是个关键人物,我想还是先将她带回去再说吧。”

  于魁面色有些奇怪,倒不是因为这件事情,而是少年略显探寻的语气。您是殿下,您说的算,干嘛问我啊。

  少年似也感到了于魁暧昧的目光,轻咳一声,恢复往日的从容道:“我们此次回归是为机密,还是不宜在这里滞留太久,有什么事先回去再说吧。”

  “是,我们这就回去。”

  于魁是个大老粗,但不是真的直肠子,更何况他也曾年轻过,为了不让自己的主子再纠结于此,连忙配合其岔开话题,决口不再提巴达之事。

  之后,两人全然没有惊动还傻傻守在前面的巴达等人,一路穿越码头区,向着城内行去,路上所有宵禁,但早已通知过相关守备者的他们,还是十分从容地就来到了一座庞大的宅院之中。

  少年小心地将怀中少女放入一间厢房之中,还想陪伴一会,直到于魁轻唤了一声殿下,这才记起正事,恋恋不舍地道:“走,我们先去见过舅舅。”

  ……

  啊!

  在一声歇斯底里的怒吼声中,陈安猛然凝聚身形,自虚无中摆脱,回归现实,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心有余悸地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

  那时他即将突破成功,却莫名地来到了一处没有时间流逝,没有空间固形的地域。它既是一切的开始,也是一切的终点,是真正的虚无,什么都不存在,陈安甚至连自己的存在与否都感受不到,唯一剩下的意识也在一点点沉沦消弭。

  在最后的关头若不是血月刀将他给拉了回来,他差点就永久的沉沦了下去,再也回不来了。

  到了那时,别说是在这方世界经营的化身,可能就是远在中央界的本体都会陷入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的长眠。

  这太可怕了,一直以为在这个世界的只是自己的一小部分思感,丢了就丢了,却不想仅仅只是一次突破却可以直接影响到自己的认知世界,无关距离的牵扯到自己本体。

  而这还仅仅只是九星的突破,那如果换作十星,乃至十一星十二星呢?

  一开始信誓旦旦不达十星不回归的念头,在这个时候不免有些动摇,或许自己可以缓一缓。这次已经比上次好多了,起码现在自己已经成为了九星,连续突破了两个大境界,差不多有些明白了大将军留下的,想要自己看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了。

  现在的他拥有突破八星时的七成感悟,以及突破九星的四成感悟,只要回去后,将这些感悟一点一点的全部消化吸收,铸就金身的把握将会大上好几成。

  到时候完全可以更深层次的开发血月刀,用以抵挡乾军可能的来袭,没必要再在这里冒险了。

  至于剩下的东西,完全可以等到自己铸就金身,成就天仙之后,再来这里探索。

  “姑娘你醒了?”

  一个小心翼翼地声音再陈安耳畔响起,打断了他的沉思,将他拉回了现实。

  陈安寻声看去,却是一个打扮还算贵气的嬷嬷,心中不免有些诧异,没记错的话,自己此时应该是在巴达的仓库中,这里是……

  下意识地环视一圈,他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竟躺在一张柔软的床榻上,身上已经被换上了一套雪白颜色的居家轻薄衣衫。周围是古色古香的家具,低调中透着奢华,另有四个丫鬟服饰的侍女,分别端着香炉,茶盏,铜盆,毛巾站立在那贵气嬷嬷的身后。

  这什么鬼?自己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仿佛是看出了陈安的疑惑,贵气嬷嬷温和笑道:“姑娘莫怕,这里是奚国公府,是邕王殿下带你回来的。”

  无量劫主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