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www.vodtw.la-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 - www.vodtw.la-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灵天幻梦 > 第二百八十章 血鬼(二)

第二百八十章 血鬼(二)

手机阅读
  血鬼,其实是一个统称。品书网手机端 https://m.vodtW.com

  不是说化身为血尸的鬼,便是血鬼。

  血鬼的“血”字,是血印的意思。当一个人身上带有血印的时候,就会吸引血鬼来到你的身边,并且逐步地将他自身转移到血印当中,占据血印拥有着的身体和神魂。

  血鬼和血印作为配套的阴人套装,最早出现在上古时期,是以身入道的产物。当时有很多身修,因为不满天地的不公正待遇,还有在人类和异族中间的诡异地位,创造出了很多诡异血腥的手段,用来谋求生存之道。

  血印和血鬼就是这个时候产生的产物。

  血鬼,是由妄死之人的神魂所炼制成的厉鬼。在这些神魂变成鬼之前,就带有极大的怨气,随着身修的炼制,这股怨气就会化为滔天的杀意,一旦失去控制,就会追寻着带有自身气息的血印害人。

  而血印,则是身修在炼制还未开始之前,从怨鬼生前的身体当中提炼出来的精血,带着怨鬼的气息。为了回到生前的状态,摆脱身为血鬼的折磨,血鬼会不断地寻找血印拥有者试图夺取身体。

  然而已经死去的灵魂想要夺取身体是不可能的,他们只会根据本能将身体当中的神魂吃掉导致身体的破坏和腐烂,最终害死血印的拥有着。

  当然,这样的手段也并不能经常施展。

  按照经验和记载,血鬼的使用次数是有限制的,炼制成功之后,只能够使用五次。一旦超过五次,血鬼在夺取身体神魂达到足够量的时候,就会补全它自身的神魂之力,摆脱炼制者的控制。

  历史上记载所有用处第六次血印的身修,无一不被血鬼所反噬。当初将他们抽离身体,强行摆脱轮回,还要反复炼制,这些痛苦导致血鬼对于炼制者的仇恨更加的深厚。

  而杀掉炼制者之后,血鬼就会化身为真正的厉鬼,在世间四处为恶。

  所以,在用过第五次之后,血鬼一般会被销毁。而在现在的时代,想要寻找一个炼制血鬼的材料,并且拥有炼制血鬼的条件,可以说是千难万难,让本来就难得的血鬼,几乎消失在人间。

  显然,刘欣祎现在遇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只血鬼。

  按照道姑的说法,这个血鬼的凌厉程度,很可能已经达到了第五次的极限,也就是说,这个血鬼曾经害死了四个人,吃掉了四个人的神魂补充自己,是最凶恶的那一种。

  刘欣祎听得头皮发麻,问道:“那血鬼为什么只有十二点的时候才会出现?而且只出现在浴室里面?”

  道姑摇头说道:“你看到的血尸,并不是血鬼,而是它显现的一种形式。显然,你的身上被种下血印,是最近几天的事情,而且很可能是在于是的时候被种下的,所以血鬼刚开始才会在浴室让你看到。”

  “血鬼刚刚察觉到血印的气息,力量还未完全显现,因此挑在一天之中阴气最盛的时候才能够出现。”

  “你昨天说,关上门之后,血尸就出不来了。说明你身上的血印还没有完全稳固,所以他还受到浴室当中残留的血印气息的吸引,不能远离太久。但是日子越长,你身上的血印融入你身体越深,浴室里的气息也会消散,到时候……”

  听到道姑的话,刘欣祎吓得打了个哆嗦,赶紧拉住了道姑的手:“真人,你是世外高人,我求求你,一定要帮帮我!一定要帮帮我!”

  道姑摇头:“我是什么世外高人?大家都是凭本事吃饭,我跟你有什么区别?可惜,刚刚你也看见了,这个血鬼,不是贫道所能对付得了的,你还是另请高明吧。不然我们两个,都要死在它的手下了。”

  刘欣祎听到道姑的话,脑子里嗡得一下,几乎空白了。

  早上的时候,道姑满脸虚弱地离开,刘欣祎不敢回到家中,匆匆在公司的洗漱间整理了一下仪容,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由于昨天晚上根本没睡,又受到了惊吓,而且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人出于什么目的对自己下了血印,骗骗自己这边对此无计可施。刘欣祎的心中慌张异常,开会的时候都在走神。

  接连几天,刘欣祎都在寻找能够解决这件事情的方法,能够解决这个事情的人。

  幸好的是,现在血鬼的力量还并不强大,所以只要不回到家里,刘欣祎就不会看到那个可怕的场面。但是她也不知道浴室里的气息到底能困住血鬼多长时间,所以她几乎放弃了一切的工作,去寻找这方面的高人。

  家族听说了她最近的异常,开始对她进行了约谈,这才得知,刘欣祎最近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刘家发动了自己的信息网,最终得知是刘家的政治对手,正在策划这样的一件事情。利用血鬼杀掉刘欣祎,彻底摧毁刘家的企业,然后由工商介入,调查刘氏企业的所有不正当交易,降低刘家的政治影响力。

  刘家当然不会让他们得逞,刘氏企业当中到底藏着多少肮脏的交易,他们自己人都说不清,一旦刘欣祎垮掉,一时又没有合适的继任人选,到时候被彻查一通,恐怕刘家就要完蛋了。

  于是刘家的家住当机立断,找到了守墓人的任务平台。

  其实对于守墓人解决这样的问题,刘家并没有报什么太大的期望,所以他们又找到人道教,找到了神谕院,找到了很多相熟的家族,询问有没有相关的业务。结果没想到,还没等到其他人回复,守墓人平台上的任务便被人接下来了。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接了任务的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新晋杀神安小语!

  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刘家的家主跟安小语约好了晚上见面,结果等到了安小语,还有一个让他有些不敢相信的人一起来了。

  司明宇!

  司明宇的事情,当初他是没有参与的,刘家这一任的家主确认比较晚,一直等到上一任家主死了之后才确定下来,就是一个政治博弈的产物,说到底有多少权利都算不上。

  所以当初设计陷害司明宇的事情,都只是上一任家主和他的智囊之间的勾当,现任的家主虽然知道,但是当时没有话语权。这也是这些年刘家都没有再死盯着司明宇的原因。

  看到司明宇的到来,刘家家主瞬间想到了当年刘欣祎和司明宇之间的事情,有些惶恐。主要是司明宇跟在安小语的身后,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想了想,刘家家主还是没有提起任何关于当年的事情,场面一度极其尴尬。

  好在安小语一直在看资料,也没有再问过其他的什么事情。司明宇似乎也只是个跟班一样,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很快地,安小语就看完了所有的资料,关掉了光屏。

  “事情我都了解了,先去刘欣祎家里看看,等我答复。”

  刘家家主连忙点头称是,突然又想到了司明宇的家境和他们之间的恩怨,灵机一动,从兜里掏出一张卡说道:“这次麻烦两位了,这是说好的定金,事成之后还有另一半。”

  其实哪来说好的定金,事成之后刘家也会按照原价付过去,这一张卡,只不过是为了给司明宇的补偿,顺便缓和一下双方的关系,同时向安小语示好,表示我们以后对司明宇一定是恭恭敬敬的。

  安小语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转身就走。司明宇愣了一下,脸色纠结地从刘家家主的手上拿过了那张卡,看都不看装进了兜里,追着安小语离开了。

  刘家家主这才松了口气,端起茶杯来喝了两杯水,这才缓过神来。

  出了门,司明宇不解,问安小语:“这是说好的定金吗?”

  安小语点点头:“是啊!”

  “什么时候说好的?”

  “刚说好的。”

  司明宇无语了,这样明目张胆地坑钱真的好吗?

  似乎看出了司明宇的迷茫,安小语说:“听说你们把退休金给存起来了一分钱都不用?”

  司明宇一愣,不知道安小语居然连这种事情都能调查出来,越发地好奇她到底是什么人,但是还是点点头说:“嗯,蓝依说,将来要连本带利地给他们还回去。”

  安小语摊开手:“随便你,但是跟我一起出来,就是赚他们钱的,只要他们给,我们就能要,就算他们不给,我们也能要。要到了就是我们的,懂了吗?”

  他似乎还是有些接受不了,伸手从兜里掏出了那张卡,都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纠结地皱紧了眉头。

  安小语继续诱惑道:“一样是出来工作赚的钱,没什么正经不正经的。你以前赚的那些钱,就肯定没有经过刘家的手吗?司兰依那么天真,你都七老八十了还那么天真?”

  “我哪有七老八十?我才五十!”

  “行,你才五十。但是你还能活多久?司兰依现在大学都快毕业了,你给她买过几件新衣服?连水果都是抽抽巴巴的,我今年才十八,而且还比她矮,你觉得她发育有我好吗?营养不良啊!”

  司明宇听到安小语这么说,看了看安小语的胸脯,又想想自己的闺女,老脸一红,干咳了两声,生怕安小语继续说什么没羞没臊的东西,赶紧把银行卡揣进兜里去了。

  似乎感觉,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刘欣祎这些天都没有回过家,又不想回到刘家大宅里面去住,所以一直住在公司的休息室里。每天晚上担惊受怕,害怕血鬼从家里跑出来索命,根本都睡不好。

  今天刘家给了她一个让她安心的消息——守墓人接下了解决血鬼的任务。

  这个消息让她感觉到无比的安心,那可是守墓人啊!

  由于这些天的精神紧张和劳累,加上突然得到好消息的放松,刘欣祎今天格外的疲惫,晚上等到整个大楼的人都下班之后,刘欣祎躺在了休息室的床上,很快也睡着了。

  睡梦当中,刘欣祎似乎听到一个声音在远处呼唤着,呼唤着让她向前走去,于是她迈开了脚步,向前走着,向前走着。越是向前走,自己眼前的迷雾越是深重,她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睁开的眼睛,似乎一切都顺理成章。

  渐渐地,呼唤的声音消失了,她茫然无措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去,尝试着向不同的方向走了一段时间,结果只能看到周围的迷雾和脚下的一小块土地。

  突然,身后一阵风吹来,伴随着沉重的吼声,血腥的味道出现在她的身后。一阵沉闷的脚步声快速地向她移动。

  刘欣祎吓坏了,赶紧向前跑去,在迷雾中跑啊跑啊。身后的吼叫声和脚步声越来越近,甚至越来越多,血腥的味道越来越浓重,刘欣祎心惊胆战,疯狂地跑着。

  然而脚下突然一空,刘欣祎整个坠入了悬崖之中。

  “咚!”

  刘欣祎从床底下的地板上爬起来,就听到了敲门声和喊叫声,是今晚值班的保安的声音。

  穿上一件外套,刘欣祎打开了休息室的门,看着外面一脸着急的保安,问道:“怎么了?”

  保安看到刘欣祎出来,瞬间松了一口气:“刚才听到刘董你在里面喊叫,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刘欣祎脸一红,笑道:“没事,做噩梦了,你去值班吧,有心了。”

  “应该的,应该的。”保安连连点头。

  刘欣祎虽然都五十了,但是跟司明宇一样身带修为,显得保养极好,像是三十多岁的样子。保安看着刘欣祎身上宽松的袍子,还有被汗水沾上头发的脸,有些口干舌燥。

  这谁顶得住啊?保安应付了两句就跑了。

  刘欣祎喘了一口气,关上了门,噩梦的余韵袭来,整个人强撑起来的力气全都用光了,额头抵在了门板上,闭上了眼睛。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短暂的轻响传来,似乎是什么水滴打在地板上的声音,刚开始刘欣祎还没在意。但是没过多久,又一声响起,她才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转身。

  还没等她看到什么,一股滔天的血色扑面而来,遮盖住了她的面孔,紧接着,刘欣祎便失去了知觉。

  而安小语和司明宇从第二刘家出来,就赶往了刘欣祎的家里。安小语只希望,这些天能够困住那个血鬼,到时候让自己的神魂直接把它弄死,就万事大吉了。

  到了刘欣祎的家里,安小语还有些不敢置信。安家那些人在外面的私宅她也不是没见过,而且她自己还住着一个超级豪华的别墅,要说刘家的商业产业负责人住在这样的房间里,以前她打死都不会相信。

  “你的老相好,现在就住在这儿?”安小语问道。

  司明宇皱了皱眉头:“哪来的老相好?要是地址没记错,就应该是这儿吧。”

  说着,他掏出了一张刘家给的房卡:“是不是的上去试试就知道了。”

  “嗯,你说的有道理。”安小语点点头,带头进了楼门。

  上了楼,一下就刷开了刘欣祎家里的房门,安小语愣了一下:“果然是,看来这个女的不像你说的那么穷凶极恶啊,还挺简谱的。没什么欲望的人,哪来的坏心思?”

  司明宇不置可否:“这谁说得准?”

  两个人推门进了屋,就看到了那间小里小气的客厅,又看到了旁边小里小气的卧室,司明宇直接找到了浴室,直接打开了浴室的灯,结果什么都没看见。。

  看了看时间,才刚刚十点钟,司明宇说:“还没到时候,我们要等一会儿吗?”

  然而安小语的神魂已经看穿了一切,这间房子里面虽然还残存着极大的神魂之力和一些怨气,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存在了。看来那只血鬼已经脱离开了这边但是束缚。

  摇了摇头,安小语说:“血鬼已经不在这儿了,应该是去找刘欣祎了,按照这儿留下的气息来看,应该离开还没多久,这下麻烦了……”

  司明宇问:“血鬼上身之后,很难办吗?”

  “也不是难办……”安小语有点尴尬:“抓鬼杀鬼我应该还行,但是鬼上身之后驱鬼,我就不知道了,没弄过啊……”

  这个时候,安小语的终端响了,和司明宇对视了一眼,接起电话来,安小语就听到了那边刘家家主的通风报信:“不好了安小姐,刘欣祎在公司的休息室里面晕倒了,浑身是血昏迷不止,是不是……”

  “好的,我知道了,马上我就过去,告诉别人不要动她。”

  刘家家主忙不迭地答应下来,挂了电话去下令。安小语则揉了揉眉心,烦躁了一下,转身出了门。

  “去看看再说!”

  灵天幻梦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