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拔剑一怒 > 第61章 死机

第61章 死机

手机阅读
  何九也发现了不妥。品书网 https://wWw.Vodtw.la

  他又捡起一块石头,凝神聚力,已经动了杀机。

  洛寄予有那么多的顾虑,可他却没有。

  他不能让洛寄予死,就只能让山岁老人死。

  他还没动,洛寄予百忙之中,危机之中又给了他一个勿要杀人的眼神。

  这时,山岁老人的刀“嗤”的一声扫过了洛寄予的左肋。

  洛寄予肋下一凉,还好他及时惊觉,只是受了皮外伤,便不敢再分身,全力与山岁老人周璇。

  何九真的顾不得了。

  哪怕洛寄予怪他,他也必须杀了山岁老人。

  尚未出手之前,他不确定能否杀了山岁老人,但会全力一击。毕竟他功力失了一半,否则,“太阳”和“月亮”齐出,山岁老人未必是他的对手。

  尤其是一个如今心智入魔,从不避让的山岁老人。

  何九正要发力,一个人却拦住了他。

  ——方惊梦。

  方惊梦也觉得不妙,情形对洛寄予很是不利。他也看到了洛寄予给何九的眼神,知道洛寄予不想杀山岁老人。

  他虽然并不知道具体的原由,但他觉得洛寄予绝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做,如此对待一个幕后黑手。

  ——他来晚了些,并没有听到洛寄予和山岁老人的对他,因而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明月心虽然知道,此事与她无关,她又怎会对方惊梦解释这些。

  方惊梦看到何九手中含着杀机,在寻找激发石头的时机,就走过来阻止了他。

  何九本来正在寻找时机,看到方惊梦阻拦,就停下了。

  这时,洛寄予危机又现。

  “岁寒刀”更寒了,刀神上都凝了爽,刀气都变得迷蒙。

  这岂止是危机,简直是死机。

  刀已砍向了洛寄予的胸口。

  他一掌打在岁山老人的手臂上,但此时岁山老人虽然心智入魔,却知道如何应对。

  他手动了。

  动的左手。

  使的正是“折梅十八手”。

  心智入魔的岁山老人使出的“折梅十八手”又岂止折梅,他明明是在折命。

  折洛寄予的命。

  洛寄予当然要保命,便伸出令一只手,以掌作剑切向山岁老人的左手。

  掌剑阻止了折命的左手,但夺命的刀还在继续。

  “岁寒刀”发出了金鸣。

  当山岁老人左手折梅,洛寄予掌剑切过去,方惊梦就抓住这一瞬动了。

  他右手“天空剑”,左手“地空剑”。

  “天空剑”击退了刀光,击散了刀光里的寒。

  “地空剑”刺向了山岁老人的右肩。

  方惊梦知道洛寄予不想杀山岁老人,所以右手“天空剑”为的是救人,一点也容情。但他左手“地空剑”只为伤人,只使出七分剑气。

  山岁老人一向不躲不避,这一剑刺中他的右肩。

  他皱了眉。

  这一剑伤的并不重,却很痛。

  极痛。

  痛入骨髓。

  痛觉惊了心智。

  心智本已入魔,却因为这痛而恍惚了。

  方惊梦也瞧出他神智出现问题,这一剑本就不只是为了伤他,而是让他感到痛。

  只有让他感受到极度的痛,才能换回神智刹那的清醒。

  但究竟能从心智入魔中挣脱出来,依然还是要靠他自己。

  山岁老人的眼神由恍惚转为茫然。

  他有点迷茫。

  ——他在做什么?

  ——他都做了什么?

  ——他心智入魔。

  心伤因为痛觉从心智里出来了,却又要侵入进去。

  洛寄予早已退了出去,仔细观察着他脸色的变化,厉喝道“你可造成了师父的遗愿!”

  山岁老人本来又要心智入魔,此时心神一震。

  他的心里终究对司徒空空极其敬重,听到洛寄予提到司徒空空的遗愿,他心智瞬间一明。

  洛寄予继续言辞激烈的道“你不是在师父面前立下誓言,将‘山海经’交给他三师弟,或者他三师弟的后人吗?我就是他三师弟的后人,你把‘山海经’给我。”

  山岁老人涩声道“老夫不是给过你了?”

  “可‘山海经’为什么在你怀里?”洛寄予怒眉道。

  山岁老人身手入怀,看着拿出来的“山海经”,怔怔出神。

  他极其认真的想了半刻,疑惑的道“老夫给了你,但是别人给了我?”

  他看到远处的明月心,道“就是这位姑娘给了我。”

  洛寄予冷道“是你让他人帮你抢的,和你自己抢的有何区别!”

  山岁老人心智渐渐驱散了心伤,神色也变得冷然,道“老夫已经将‘山海经’给了你,就是完成了师父的遗愿。但‘山海经’老夫想要,就可以再次拿回来,并不算违背师父的遗言。”

  洛寄予见他心智恢复,心底舒了口气,道“师兄,你可算恢复过来。且不管这‘山海经’,你若是丢失了神智,走火入魔,造成无尽杀戮,只怕大师伯九泉之下不得瞑目。”

  山岁老人原本就在和心伤争斗,就怕是入了魔。不仅是怕成了杀人的魔头,令司徒空空因他声誉尽丧,更怕另一种他在乎的东西。

  他听了洛寄予的话,背后冷汗渗渗,连“岁寒刀”都脱手丢在了地上。再加上他如今恢复正常,何九给他身上留下的伤,还有方惊梦那一剑,着实令他受伤不清。

  关键他心神也是疲倦之极。

  他想到“洛神赋”已经被洛隐毁了,十五年的谋划成了空,一时间也不知应该做何想。

  洛寄予叹道“师兄,‘山海经’既然在你手里,你就拿去,你是大师伯的弟子,大师伯想要找一个传人,你不就是他的传人。”

  山岁老人固执的摇头道“师父既然没有让我习练‘山海经’,我就不能练。”

  洛寄予笑道“但你可以为大师伯亲自找一个传人,也算了却他老人家的一件心事。”

  山岁老人正在犹豫不决。

  却听洛寄予继续道“师兄慢慢考虑这件事,总之‘山海经’我是不会再要,‘洛神赋’也被毁了,在你手中也无妨。你毕竟是大师伯的弟子,此时我与你既往不咎。但是你伤了我的朋友饮冰真人,这件事我必须横好好算一算。”

  山岁老人神色有点落寞,道“你想怎么算?”

  洛寄予问道“我想知道师兄将他关在了哪里?你究竟有没有杀了他?”

  说这话时,他深情有些紧张。

  若是山岁老人果真杀了饮冰真人,那还能放过他吗?饮冰真人毕竟因为他而受了无妄之灾,不管山岁老人和他有什么关系,他都不能再放过他。

  所以,他再等山岁老人给他一个答案。

  他怕不想听到的那个答案。

  山岁老人哪里看不出他的想法,道“你放心,他没死,我只是借用了他一根手指。”

  洛寄予这时虽然放了心,却又道“饮冰真人是我朋友,他因我而失去了一指,你是虽然是我师兄,我却不能不给我朋友一个交代。”

  他眼色一狠,突然脚尖挑起了地上的“碎梦剑”。

  他右手握住了“碎梦剑”。

  为了饮冰真人失去手指一事,他还是要与山岁老人一战?

  洛寄予将剑锋一转,却抹向了自己左手拇指。

  他不能杀山岁老人。

  山岁老人却斩了饮冰真人的拇指。

  饮冰真人受他所邀,因而卷入局中。

  洛寄予必须给饮冰真人一个交代。

  饮冰真人失去了哪根手指,他就斩自己哪根手指。

  他只好用自己的左手拇指做交代。

  也唯有如此,勉强能够给饮冰真人一个交代。

  山岁老人却比他还快。

  他倏地靠近了洛寄予。

  方惊梦眉头一扬,已经准备好出剑。

  何九准备好发暗器。

  地上却多了一根拇指。

  ——左手拇指。

  山岁老人夺了“碎梦剑”,反手斩了自己的左手拇指。

  他丢了“碎梦剑”,点穴止血,傲然道“老夫做的事,老夫自己交代!”

  他又强调道“老夫是看在师父的面上,但老夫的所作所为,你若是想要报仇,大好头颅在此,随时来取。”

  明月心却不管他们怎么处理这些事,只是看到洛寄予拿起了她的剑,转眼间又被山岁老人夺去,自斩手指,当即面色一变。

  她冲过来捡起“碎梦剑”,怒斥道“你们拿本姑娘的剑做什么?可经过本姑娘同意!”

  她拿出手绢擦着剑上的血迹,一脸嫌弃。

  洛寄予神色尴尬的道“老夫鲁莽了,姑娘莫怪。”

  明月心瞥了一眼方惊梦道“可惜了本姑娘的剑,暂且先不和你算这笔账。”

  她对着洛寄予,却是说给方惊梦听。

  洛寄予这个年纪,怎么看不出来,默然一笑,也不接话。

  “老夫我不是那种欠别人的人。”山岁老人这时冷冷的道,“明月姑娘放心,方惊梦的身份,永远会烂在老夫的心里。老夫绝不是言而无信之人,你若不信,那也随你。”

  方惊梦听了立即皱了眉。

  “你爱怎样就怎样,与本姑娘无关。”明月心冷冰冰的丢下一句话,从方惊梦身边走过,却不看他一眼,转眼就掠空而去。

  洛寄予问道“师兄,你将饮冰真人关在了哪里?”

  山岁老人听他叫了这么师兄,也不知懒得强调他不承认,还是默认了,就由洛寄予这般称呼。

  也许,他的心里本就认同的。

  否则,以他的武功,为了“山海经”就何必大费周章,早就有很多机会劫持洛大小姐,逼迫洛寄予交出“山海经”,何必等到今日方才动手。

  他还没有回答,方惊梦插口道“洛大侠有所不知,我知道饮冰真人被关在哪里,我二弟已经去救他了。”

  洛寄予闻言方才放心。

  山岁老人突兀而又悠然的道“那恐怕就麻烦了。”

  拔剑一怒



  拔剑一怒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