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www.vodtw.la-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 - www.vodtw.la-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傲娇皇子寻爱记 > 二百五十七章:过往种种,皆为陌路

二百五十七章:过往种种,皆为陌路

手机阅读
  “从来就没有缘由,你该知道那不是爱。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品=书=网我一直认为你是我最亲的哥哥,别无他想。而他,是我一生一世义无反顾想守护的人,想和他一起到老,无论苦乐。这是不同的清尘哥哥。”

  女子展颜一笑,眉目不掩担忧。婉妺不知何时起清尘便走远了,越来越远,直到她看不见踪迹。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谁也无法确定那是谁的过错。

  “你又何必故意炫耀你们的情比金坚。你来看我,只是为了这些吗?”清尘冷然。

  “清尘哥哥,我想你了。”像幼时那般,她略带稚嫩的声音,唤醒他最深处的记忆。手指微微颤抖,看向她的神情越发忧伤。

  “妹妹对哥哥的思念,我想要回从前那个清尘哥哥。你可以还给我吗?”女子的声音好听至极,只是此刻的清尘眼中含泪。

  他无奈摇头,哪里还能回头。体内的魔灵珠突然失去了控制,周身黑气弥漫,终是苦笑。“还是让你看见了,最近不是很听话呢。”

  “你越发不爱惜自己了,你可知这样做的后果。已经错了一步,还要再错下去吗?清尘哥哥。”她那一声带着担忧和思念,只是无法再入他的心。

  曾几何时多么希望她会在意,现在却不计较那些。他已经不配拥有她了,可还是不舍的放手。

  “阿妺,你跟我,我们离开这一切。我会放弃所有和魔界有关的东西。”清尘抱着最后的希冀,难怪希望的道。

  “清尘,放手吧。回神界,赤霞神君还在等你。”

  “师尊。”他呢喃道,转身一步一步的往魔界而去。身后的人已经离开,注定是错过,便没有借口再留下。从此陌路,或许下次相逢,已不知是何心境。

  她转头看消失的身影,心底不免惆怅。清尘终究选择了那条最为艰难的路,何等潇洒放肆的人,如今却要在魔界屈居。

  或许这便是选择,谁也无从更改。只希望不会再遇见,他们,或许有一天会成为敌人。婉妺不由心底有些难受,恹恹的回去。那人却早已等候在芳潋殿前。

  清尘失魂落魄的回去,想着师尊曾经最是爱护。赤霞神君护短四界皆知,哪怕是他徒弟的错,只要别人碰了他徒弟一分,他必十倍还之。那时他笑师尊是非不分,现在倒是分外怀念。

  不知师尊会不会非常失望,养了如此不成器的徒弟。

  神界的神君似有所感,若有所思的把玩着清尘曾经的旧物。小徒弟最是贪酒放肆,却也最得他喜爱。可惜命运弄人,他们师徒,也不知能否再见。

  或许冥界大战之后,就是魔界的末日。到那时,自己的傻徒弟又能否幸免。情痴如他,哪里能避的过祸端。

  “清尘啊,你师尊老了,经不起折腾。”赤霞神君看着眼前的东西,缓缓苦笑。

  也不知凭这一身,能否护得他周全。

  再过几日就是帝姬出嫁,从上次皇子娶亲,也才不过数百年,帝姬便要嫁人了。他人老了,自然不愿去凑这热闹。索性托词不去。

  那帝姬与某位上神素来不合,也不知这次又会有什么新的刁难。那伐主素来不饶人,到时候只怕是难得的好戏。虽是错失良机,不过也好歹有转圜。

  “阿妺,你回来了。怎么一脸疲惫的样子?”他看着她的神情,知她还是不舍。已经担忧了许久,看她回来这才欢喜,不过看她恹恹的神色。便知事情无果。

  “他好像修炼了一种特殊的功法,我怕他最后会难以控制,毁了自己。我虽不识,看着也是心惊。”

  婉妺靠着他道,她觉得前所未有的疲累。之前的美好不复存在,往后的日子只剩再不相见。

  或许不见,才是最好的结果。

  “他自有自己的机缘,你不必太过担心,或许魔界还会有新的变故。我们如今只能静观其变。”

  “你说这一切是否有人在操纵,那么多的事情,绝非巧合。而你身上的秘密,或许也会是未来的变数。”

  囚战看着眼前的女子,他想尽力守护,只是她的血脉,终究可能是祸端。那个幕后之人,他查了许久毫无头绪,仿佛消失了一般。

  无算阁已经关门了,他再去那个地方,看见的只是紧闭的房门。空空荡荡的仿佛从未见过,黄泉的人颇为遗憾,他们失去了一个化解心愿的机会。

  每日里盼着,盼着,却等不到开门,只能带着遗憾离开,去往黄泉。喝下那碗孟婆汤,忘掉所有快乐的,悲伤的往事,去向未知的来世。

  他看着那芸芸众生,便觉得像是看见了自己。若是神女重生,他还欠宵明一句道歉。

  “阿妺,一切都会有转机。幕后之人必有所图,我们迟早会查清楚一切。或许,等你记忆恢复的时候,就是一切平定的时候。”

  囚战安慰道,他突然有些不确定。但失去记忆的痛苦,他尝过了,便不想她再品尝一次。无论什么结果,他们都应该面对破碎的过去,即使是悲伤。也要回忆起所有的曾经。

  “记忆恢复?幕后之人或许正是这个目的吧。”她道,“随缘吧,我不想刻意去找寻。或许只是时候未到,帝姬出嫁那日,你可想好送她什么?”

  “不是说过了你不用劳心的,去沐浴然后休息一下。本尊亲自服侍你就寝。”

  她也着实累了,靠着他许久往厅中而去。花瓣散开的时候,她看着那荡起的涟漪,心思徘徊不定。未来,会是怎样的无奈呢。

  “你啊,怎么就突然睡着了。水都凉了。”囚战温柔道,不忍吵醒她。用灵力为她烘干,将人儿裹上寝衣抱上床。或许该找找仙鹭,看看神女还遗留了什么线索。

  仙鹭本在修剪花枝,看见来人顿了一下。挖苦道,“伐主可是来找西王母?恰巧西王母不在,伐主请回。这里可容不下伐主这样的尊贵人物。”

  过去了许久,她倒是个记仇的。不过这样护主,实在难得。“本尊找的是你,并不是西王母。”

  仙鹭诧异,随即道,“伐主找我做什么?我不过是只坐骑,现在也就是个服侍西王母的仙娥。”

  “自然是问你旧事,我想起了所有。包括和神女的过往,只是不知神女走前可否和你交代了什么?”

  “你从前,都是唤她宵明。如今,连名字都不愿唤了吗?可还记得青青子衿,愿子不离。”略带哭腔的声音,带着委屈与不甘。

  她那么好的主子,怎么就为了一个人甘愿放弃全部。

  青青子衿,愿子不离。他迷茫的看向仙鹭,“不知仙鹭何意?本尊在问你,神女,宵明走前可有吩咐什么?”

  “你果然无情,记起了所有,独独忘记了承诺。”仙鹭冷笑,“神女走前吩咐我照顾好你,替她看着你不要找了别的红颜。可你到底是负了她。”

  囚战只觉得仙鹭无理取闹,欲走之际,听到仙鹭幽幽的声音传来。

  “她说,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踏着金色花雨,重新看你披白色银甲战衣的模样。”

  他艰难的闭上眼睛,转身拂袖离开。或许她还有那么一线转机,既然帝姬浅离能掌握上古之力重归,她是神女,又怎么会就那么陨落。

  如今四界战端将起,若她回来看到这乱世。只怕会更加难过吧。自己还真是越发懦弱了,就连这样的事情,也要再三考虑。

  婉妺的血脉复苏迹象明显,只是他从未见过那种血脉。不敢断定来历,更不敢确定对婉妺是否会有潜在的危险。

  神器现世,禁术开启,极渊异动,四界将乱。他们还要面临多少未知,魔界的魔物经过万年的修养,只怕比从前更加难以应对。

  未雨绸缪也势在必行,待到帝姬出嫁,或许婉妺身边的危险就会少一些。

  “是不是又出了事情?”婉妺问道。

  “没有,你安心吧。有事情本尊会处理的,近日帝姬出嫁,神界格外加强戒备。避免有人生乱,所以你也小心些,别再离开神界了。”

  知他责怪自己私自去见清尘,下凡间。那些故人他想的紧,不知从何时开始,想念那些凡间平平淡淡的日子。现在的日子舒适,但少了那份踏实。

  身边危机四伏,谁也无法独善其身。神界注定会卷入争斗,而她,从来就没有旁观的性格。她既来了神界,这里就是她的家。

  如今神界与冥界必有一战,到时穆子音必会出战。她想着那个不舍得责备她半句的男子,不由就生了悔恨。或许她对这个父亲苛责了些。

  当年的意外,谁也不会心甘情愿。只是神冥之战,她又该何去何从。那是她的父亲,是生她之人,虽然只是匆匆数面之缘,骨子里的血缘难以割舍。

  “那神冥之战,还有转圜吗?”婉妺突然问道。

  “没有,迟早都有一战。不过你放心,只要冥界不先挑起战争,神界是不会主动出击的。”他知道婉妺在担忧什么,虽然他们父女并未有什么过多的情分,可毕竟是她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他会尽力保全。

  傲娇皇子寻爱记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