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染指成婚,教授老公难伺候 > 第601章 我来帮你涂

第601章 我来帮你涂

手机阅读
  第601章 我来帮你涂

  封卓微眯起眸子,凝视着眼前的女人。

  她樱红的唇紧抿成一条线,毫不掩饰眼中的嫌弃,似是对他颇为不满。

  看她这副带刺的炸毛模样,男人有些恼,但更多的是无奈。

  他耐着性子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从来没有这般放低身段哄过谁,她是第一个。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根本不在乎我的想法。”

  陈茵茵不是没想过要对他服个软,可就是忍不住,一看到他这张脸就莫名火大,尤其是他今天的所作所为。

  “听管家说,你今天没有出门。”

  提到这个,她的火气就噌噌往上冒。

  “出不出门有什么区别吗?如果我出门,那一定是因为,我能回去工作了,而不会是什么沙龙聚会。”

  封卓沉声道“我是为你好。”

  “封大总裁,为别人好的时候,请先想想别人是否需要,不要打着为我好的旗号,却做着让我无法接受的事。”

  男人眉宇间升起一丝戾气,他向来不是多么有耐心,这女人到底要为无法改变结果的事跟他闹到什么时候?

  “好了。”

  他绷着脸,耐着性子去拉她的手。

  “赌气归赌气,别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接近傍晚,气温降了下来,她穿得单薄,容易着凉。

  “可我喜欢在这里待着。”

  陈茵茵不咸不淡地说了句,没有抽出手,也没有要起身回去的意思。

  “是要我抱你才肯走?”

  男人显然已经没什么耐心,语气也不免带了几分威逼的架势。

  陈茵茵抿唇“我没这么说。”

  “那就跟我回屋里。”

  她甩开他的手,站起身,一个眼神都不给他,回了房间。

  好在他没有再问刚才那通电话的事,这让她松了口气。

  ……

  回到房间,她忽然改了主意。

  给他甩脸色也差不多了,刚才的电话里,顾白泽说了他会尽力一试,她再对封卓这么不假辞色,说不定他更加不会答应。

  她决定,如果一会儿封卓主动跟她说话,她就不再跟他置气。

  封卓进到卧室,见陈茵茵坐在梳妆台前,正在护肤,走到她身边蹲下,从她手里拿走护肤品。

  陈茵茵手中一下子落了空,半是诧异半是恼怒地侧目看向他。

  “你干嘛?我涂护肤品都不行吗?”

  “没说不行。”

  他每天都见她涂抹护肤品,日子久了,大概也会了些。

  他微微叹气“我来帮你涂。”

  陈茵茵更加疑惑了。

  他是在干嘛?打算用这种方式来讨好她吗?

  “你?你会涂?”

  封卓难得一见的面露尴尬之色,对她的质疑表示不满。

  “看你涂那么多次,怎么也学会了。”

  陈茵茵想,或许这就是修复他们关系的好机会。

  她心一横,答应道“好啊,来吧,小卓子。”

  至于自己一会儿会被他弄成什么样子,她完全不敢想。

  封卓挤了一点乳液在手里,对上陈茵茵探究的目光,有些不自在。

  “你把眼睛闭上,免得弄进眼睛里。”

  她配合地闭上眼,对于钢铁直男封卓的“服务”并不抱有任何期待。

  窸窸窣窣的声音传进耳朵里,她不知为何,忽然有些紧张,睁开眼想瞧瞧他在做什么。

  “闭上眼。”

  “哦……”

  封卓抿唇盯着她的脸研究好一会儿,才终于决定从哪里开始下手。

  凉凉的乳液涂抹上脸的感觉,很舒服,可除了这份微凉,还有男人指腹传来的温度。

  一冷一热,这种感觉,很是奇妙,痒痒的,还挺让人享受。

  “还好吗?会不会太重?”

  虽然不想承认,可体验确实不错。

  她轻哼一声,傲娇道“还行吧。”

  “只是还行而已?”

  陈茵茵蓦地睁开眼瞪着他“别想我夸你,‘还行’已经是我对你能做出的最高评价了。”

  男人笑笑,没再说什么,只叫她闭上眼别添乱。

  她闭眼,他的大掌整个覆于她的面颊之上,轻轻抹匀脸上的乳液,时而拍一拍,以便于它尽快被吸收。

  陈茵茵不禁勾唇,没想到他还学的挺像那么回事。

  “舒服么?”

  她抿唇不语,才不要承认的确很舒服呢,她拒绝夸奖他。

  别以为做这些事来讨好她,就能抵消他不让她去公司的混账行为给她造成的伤害。

  她只鼻音发出两声哼哼,算作回答。

  一番折腾下来,竟过去了半个多小时。

  陈茵茵睁开眼,正对上他幽深的眸子,不免心中一颤。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她好不好?搞得好像她对他做了什么不人道的事情似的。

  “别闹脾气了,嗯?”

  陈茵茵不应。

  说起来,他这两日的脾气也真是颇好的,她如此对他甩脸色,他竟也还能耐着性子跟她说话。

  正因为如此,老让她觉得,跟他闹着是她理亏了。

  她倒宁愿他像以前一样,强势,霸道,至少她还能理直气壮跟他吵架。

  “怎么不说话?你要是实在生气,我让你打两下出气,只是回公司的事,我不会妥协。”

  陈茵茵撇嘴“我打你做什么?”

  “那能不能不置气了,嗯?”

  “看在你这么卖力的份上,我就姑且不生气了吧。但是……”

  陈茵茵小心翼翼地问他“真的不可以回去工作吗?哪怕是做点琐碎的杂事也可以,我只是不想在家里闷着。”

  他用沉默回答了她的问题。

  陈茵茵没再继续问,她只能寄希望于顾白泽的游说,但愿他能让封卓改变主意。

  “我可以不闹脾气,但是封卓,我还是要真诚地告诉你,我很不快乐,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或许你真的是为我好,但我会觉得很压抑。”

  她凝视着他的双眸,尝试平和地向他倾诉她的想法,无论他是不是能听进去,至少她为自己努力过了。

  他没有回答,只是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吻。

  良久,他才开口道“我不会这样一直拘着你,但现在,不行。”

  她没再说话,任由他抱着,不再闹脾气。

  如果顾白泽的尝试最终也是无果,她只能认命,或者……

  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想那样做,也许曾经的她可以毫不犹豫,可现在……那会是像从她心上剜去一块肉般的疼痛。

  因为,她已经舍不得轻易提及“离开”。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