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张子枫魏雪妍 > 第141章 猎人和猎物

第141章 猎人和猎物

手机阅读
  只看见那站在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小和尚无名。品书网 https://wWw.Vodtw.la

  “你小子怎么进来的”张子枫有些猝不及防。

  小和尚嘿嘿一笑道,“刚刚黑了他们网络,就进来了。”

  言罢小和尚将一只烧鸡和几瓶啤酒送了上来,道,“好东西没有跟哥你一起吃,它都不香呀。”

  张子枫微微一笑,也不客气,抓起来就吃。

  恐怕有人见着一定会笑小和尚傻。

  在这个鬼地方待着的人,哪个不是想尽办法出去,他倒好,竟然专门提着好肉好酒闯进来,就是为了陪兄弟一起吃

  这个世界奇葩之多,小和尚就属其中一人。

  “哥,听说了吗”小和尚道。

  “听说什么”

  “那柳天淼死了”

  张子枫并没有任何惊讶,显得一切都在情理之中,只是淡淡道,“自作孽不可活,这就是因果报应。”

  小和尚将打开的啤酒送上,二者对碰大口饮用。

  小和尚这才心满意足道,“如今一个虎魄之境的高手都让他吸了炁,如果再这样下去,恐怕到时候你就有危险了,哥,以你的实力想出来还不是分分钟钟的事情,干嘛在这里受这鸟气。”

  张子枫拍了拍满足的肚子,悠悠道,“不急,时候未到。”

  小和尚不解,不过也没有多问。

  只是道,“如果那家伙邪功大成,你还没有出来该怎么办,到时候没人治得了他,整个庆海市不是血流成河”

  “血流成河我不知道,不过柳家那老匹夫应该是已经吓尿了吧。”

  “好像逍遥子已经闻讯而去了,八成问题不大,”小和尚道。

  “那又如何逍遥子老先生已经年过百岁,身体大不如前,如果那幕后黑手真的要杀柳家老匹夫,他必死无疑”一道冰冷的声音在监狱深处传来。

  “这里还有人”小和尚跑过去一看,只看见穆寒满脸泪痕,神色却冷漠,此时他双腿盘地,嘴角勾勒出一抹残忍的微笑。

  “你这家伙是什么人,为什么也跟我哥关在一起”小和尚笑嘻嘻的送出手中未喝完的半瓶啤酒。

  穆寒接下大口而饮,方才嗤笑道,“我就是个已经死了复仇者。”

  “你为谁复仇”小和尚好奇问。

  “为家父”

  “找谁复仇”

  “柳家。”

  “那我们就是朋友,”小和尚嘻嘻笑道。

  “朋友”穆寒诧异,摇头道,“我们不是。”

  “确实不是,”这时另一边张子枫慵懒的声音响了起来,“从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们就不是朋友了。”

  此话一出,那停在嘴边的酒在穆寒手中微微一颤。

  他整个人的气质瞬间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来,只管大口饮酒。

  “你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你是从什么时候发现的”穆寒声音低沉道。

  “我不是说了吗,从我们第一次见面。”

  “藏剑山庄的剑冢”

  “不然呢”张子枫道。

  小和尚一头雾水,“哥你们说啥呢”

  没人理会小和尚。

  那穆寒站了起来,刚刚还一脸颓废绝望的他,此时脸上确实一脸智者般的气息,他单手负立,一手整理杂乱头发,不禁摇头一笑。

  “张先生,你真的好可怕啊,也难怪那家伙如此畏惧于你,甚至直言若要百分百取你性命,必先取逍遥子老先生的炁。”

  顿时小和尚反应了过来,一脸惊吓的说不出话来。

  原来黑袍男人的帮凶一直就是穆寒吗

  “你是怎么发现我和那个家伙达成协议的”穆寒好奇。

  悠悠的走廊张子枫一声嗤笑响起,道,“白痴,那家伙浑身一股血腥味儿,真是臭死了,你这家伙难道闻不出来,你也有沾染”

  “想必,那家伙就是躲在你那剑冢之下的某个密道吧,当时若不是你刻意在那里拦截我,他恐怕已经死定了”

  “没错,张先生全分析对了,果然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您,有的人看起来以为什么事情都掌控了,殊不知他只是个任人宰割的羔羊,而有些看起来如同羔羊,他确实个聪明的人。”

  “那个聪明的人现在快死了,而我们两个像羔羊的却比谁都明白,不是吗”穆寒微笑道,“张先生,如果不是那家伙对你动了杀心,我真的很想跟你做朋友,聪明人喜欢跟聪明人说话。”

  这一句熟悉的话张子枫已经在藏剑山庄听他说过,现在不想再听了,不住缓缓闭上眼睛,不曾有任何慌张的意思。

  张子枫的实力对于黑袍男人来说是个无底洞,他邪功没有大成之前,不敢与其对抗。

  所以他联合穆寒,借着柳家的影响力,顺水推舟将张子枫关押在这里,为的就是防止他捣乱。

  因为这样,黑袍男人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大开杀戒了。

  而他第一个要杀的就是柳家的柳天淼,第二个正是柳家家主。

  这是一笔交易,一笔他和穆寒都不会亏的交易。

  苦苦谋划多年的阴谋,终于在这一刻实现了。

  穆寒不禁望着惨白的月光,长长叹了口气。

  他的愿望是实现了,接下来就是黑袍男人的愿望。

  “张先生,今天晚上的月亮是不是格外明亮一些呢”穆寒意味深长道。

  “是吗”张子枫悠悠道,“可是为什么我觉得它看起来有些可怕呢”

  “可能是你我现在面临的情况不同,我如今成功反水,而张先生死期将至。”

  “我死期将至这个问题用不你担心,或许你应该担心一下自己”

  “张先生这句话什么意思”穆寒脸色微微一愣。

  张子枫嗤笑道,“那个家伙你以为他真的会跟你合作吗,他邪功大成之日,也是人性彻底消失之时,无论是你还是你的那个所谓穆叔,绝无可能活下去。”

  “这这不可能,他答应过我,”穆寒慌了。

  “不用着急,马上就有结论了,”张子枫微微一笑,道,“你们自作聪明,以为什么事情都在掌控之中,却不知道我早就先你们一步了。”

  一个曾经跟四大战术大师博弈的男人,跟他玩游戏,对手注定会败得一塌糊涂。

  那逍遥子正守在柳家家主身边,其实就是一早张子枫安排的。

  此时他缓缓睁开苍老的眼眸望天,惨白的月快要下沉了。

  逍遥子眉头一皱,道,“张子枫,希望你不要拿众人性命开玩笑,老道我年龄大了,惊不起折腾。”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