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曾母投杼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捡到一只始皇帝第七章 曾母投杼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起初听到邯郸造的言语的时候,赵括还有些畏惧,害怕他是赵王派来,让自己奔赴战场的,听着邯郸造后来的言语,赵括方才明白,压根不是那么一回事,这并非赵王所委派,是邯郸城内几个热血澎湃的年轻人,因为受不了赵国在军事的失利,义愤填膺,赵括的出现又带给了他们巨大的希望!

  所以他们寻思着要带着自己的门客,跟随赵括,前往破秦,嗯,这些人的门客加起来也不少,足足有三百多人,没错,他们是要赵括领着这三百多人,前往战场,斩杀王龁,攻破函谷关,俘虏秦王。www.boyaec.com

  呵呵呵。

  在赵括想着让自己的门客将这个疯子叉出去的时候,幸再一次走进了院落内,他低着头,尽量不让他人看出自己脸的乌青,他右眼有些睁不开了,他说道:“有客来,唤作许历。”

  赵括大惊,脑海里的记忆告诉他,这位许历来头很大,他是赵奢的友人,近乎于是赵奢的弟子,如今在赵国担任卿,据说是个什么负责军事建筑的官,赵括也记不清了,在赵奢逝世之后,这位许历对赵括也很是照顾,常常会前来考校他的学问,当然,谈及兵法,许历不曾赢过赵括。

  每次前来都被这个自己小十几岁的年轻人驳的说不出话来,这让许历来赵府的次数逐渐的减少,近些年里,更是毫无音讯,可即使如此,赵括也很尊敬这位长辈,都是以子弟礼来对待他的。赵括连忙站起身来,要亲自去迎接许历,邯郸造原本还在等待着赵括回话,可听到许历来了,也是不敢多说,坐在了门客之列,不以为耻。

  赵括走出门来,看到了这位长辈,许历皱着眉头,面相坚毅,站姿挺拔,威武不凡,赵括急忙行礼拜见,许历打量着面前的赵括,却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便走进了院落内,赵括跟在他的身后,走进了院落,院落内诸多门客纷纷起身拜见,许历也不回礼,冷冷的扫视了一番在场的众人,忽然便盯住了邯郸造。

  邯郸造低着头,在邯郸城里,他最害怕的人是许历,当年许历还只是管理治安的官吏,他执法严明,嫉恶如仇,邯郸造不知多少次落在他的手里,如今看到他,邯郸造心里都有些慌,好在许历没有呵斥他,他只是拉着赵括,便与他走进了内屋,几个门客想要跟随,赵括摇了摇头,示意他们留下来。

  与许历进了室,赵括急忙找来了坐席,两人面向而坐。

  “括,现在不是寒暄亲近的时候,秦人想要灭亡赵国的心思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昨日,有一个商人来拜访我,他叫吕不韦,他对我说,如今赵国已经到了生死的关头,能够拯救赵国的,只有你赵括,他想让我进言君,用你来做将军。”,许历认真的说道。

  赵括一惊,急忙问道:“难道您答应了他吗?”

  许历长叹了一声,方才说道:“我没有要他献的钱财,在这种时候,一个商人都为国家的事情耗费钱财,我又怎么能因为与你有亲而不顾国家的事情呢?我向君举荐了你。”

  “什么?!”,赵括险些跳了起来,许历却有些惋惜的说道:“奈何,君他不肯听我的话,并没有用你来担任将军。”,赵括这才松了一口气,话说你这人说话不能一次说完么?赵括又有些困惑,虽然不知道赵王为什么没有像历史那样用自己为将,不过,这算是一件好事啊。

  他无奈的说道:“您不知道,我忽然名扬赵国,被众人称赞,原因正是秦人想要利用我来代替廉颇将军,好来覆灭赵国啊。您不该向赵王举荐我的。”

  许历瞪大了双眼,思索了片刻,方才叫道:“是我的错误啊!我险些让赵国落入险境!”

  赵括也算是明白了,自己这位长辈,或许打起仗来有些本事,可是在政治这方面,还真的是一点谋略都没有,这样不靠谱的流言,外加一个能言善辩的吕不韦,将自己这位长辈给唬住了,好在赵王没有应允,不然,可真的要出大事了。

  许历反应过来,顿时懊恼不已,他急忙起身,说道:“我返回邯郸,找到那个吕不韦,再杀死他。”

  到这个时候,已经度过了迷茫期的赵括却没有那么焦急了,他平静的让许历坐下来,“这件事的根源,并不在吕不韦的身,秦人之所以要这么做,是因为他们害怕廉颇将军,而不害怕我的缘故。现在最为重要的,应该要让君信任廉颇将军,不要让君产生弃用廉颇将军的想法。”

  “不然,是我没有去接替廉颇将军,也会有别人去接替,在赵国,能抵挡秦人的只有廉颇将军啊。”

  许历大喜,这才说道:“这一点,你可以放心,君像对待长辈那样礼遇廉颇将军,君是不会撤掉廉颇将军的将位的。”

  要不是我学过历史我真的信了你的邪!赵括在心里暗骂着,察觉到许历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里,他第一次摆起了赵国人的架子,认真的说道:“我听闻过一个故事,曾经有个与曾子一样姓名的同乡杀了人,有人找到了曾母,告诉她:曾参杀人,曾子的母亲说:我的儿子不会杀人,没事一样的继续纺织。”

  “又有人来找曾母,告诉她:曾参杀人,曾子的母亲有些疑惑,不再纺织了,有第三个人来找到曾母,告诉她:曾参杀人,曾子的母亲丢下了手的杼,翻墙逃走了。”

  许历若有所思的看着赵括,赵括又说道:“如今君信任廉颇将军,能得曾母信任曾子嘛?”

  “不能。”

  “那廉颇将军的风评,又能得曾子吗?”

  “也不能。”

  “是以曾子的风评,曾母对他的信任,也不能阻挡住流言,那君与廉颇将军的事情又能怎么样呢?”

  许历庄重的站起身来,朝着赵括一拜,赵括急忙起身,避开了他的大礼,许历笑了笑,说道:“我没有想到,括你已经成长到了这个地步,或许,你来担任将军,真的可以击败秦人。我会防止这些流言进入君的耳朵,你的这些话,我一定会告诉君的。”

  “千万不要告诉君,免得他真有了用我来取代廉颇将军的心思!”,赵括叮嘱道,许历点了点头,这才走出了室,赵括将他送到了门口,幸正站在门口,看到他出门,急忙避开,许历这才想起了他的事情,不悦的对赵括说道:“马服君在的时候,常常对我说,远离小人亲近君子的人才能有作为,你如今重用他这样的小人,却无视同乡的贤才,是什么道理呢?”

  赵括一愣,“您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这个人,在我进门的时候跟我索取贿赂,可以知道他是一个小人,而马服的监门,能拦下我的车,秉公办事,能知道他是一个君子,我希望你能远离小人,重用监门那样的君子。”,许历吩咐着,这才了马车。赵括皱着眉头,回忆着那位笑容满脸,弯腰屈膝的监门....

  莫非我们乡的监门换人了??

  他平日里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君子啊。赵括正想着,一旁的幸却是跪坐在了地面,羞愧的低着头,说道:“我丢了少君的颜面,希望少君能够处死我。”

  赵括看着他,长叹了一声,这些日子,他也是看出来了,他的麾下,也只有个幸是真正可以任用的人才,这些时日里招待各种来客,或者阻拦一些胆大妄为的骗子,幸都是起了很大的作用,所以赵括让他来负责接待的事情,若是没了他,想了想戈那昂首挺胸的模样,赵括还是觉得幸留下来更好。

  “我不责怪你这次的行为,但是有道德的人喜欢钱财,都是要通过正确的方法来获取的,我希望你能记住这一点。”

  幸朝着赵括再次大拜,双眼通红。

  “我记下了,因为少君对我的恩德,我愿意跟着少君死去。”

  赵括笑了笑,将他扶起来,便回了院,他并不知道,在这个时候,愿意跟着家主死去,并不是一句空话。

  在秦穆公时期,他曾设酒席来款待群臣,在席间,他说:“我们君臣活着的时候如此开心,若是在死了之后也能在一起多好啊。”,于是乎,奄息,仲行,针虎这三人大臣对他说:“我们愿意跟着您死去。”,后来,秦穆公死了,这三人立刻自杀,跟着秦穆公一同去享乐了。

  在这个最讲信义的时代,同生共死,绝对不只是一句空话,只有最为忠诚的门客,才敢这样说。

  捡到一只始皇帝

捡到一只始皇帝 https://www.vodtw.la/html/book/8470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